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 沈 阳

摄影 书法 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三姐  

2015-04-28 21:18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5年4月25日7点20分我们的三姐离开我们到另一个世界去了(享年78周岁)原打算去世博园的路上再去探望她,可是,这一次却成了我们的诀别!

 

妈妈在世的时候常说:“龙生九子,九子各有别”在我们兄弟姐妹中最傻的就数三姐了。可是,妈妈的最后时刻只有三姐在她的身边。妈妈对他说:“就是你我放心不下,将来谁来照顾你呀!”

 

三姐的一双儿女和丈夫早年就都过世了,一个人孤零零的。一旦我们谁去看她她就会喋喋不休的重复着那么一件事:“都说我傻,其实心眼慢时间长了也是可以想明白的。我对弟弟妹妹从来就没有想过别的”一位近50年未曾谋面亲属在谈起我的兄弟姐妹时评价;“三姐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”

 

他的儿子小我4岁,我们小时候根本就没有舅舅和外甥的界限。在那个什么东西都缺乏的年代,一次,去三姐家她偷偷的给了我一个橘子,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橘子,我正在回味的时候,外甥回来了。“谁吃橘子了?”三姐厉声喝道:“馋橘子了吧!”外甥没敢坚持下去。打那以后我深深的知道了橘子是不可以偷着吃的。后来我问过三姐为什么不给外甥一个呢?他说:“单位开新年联欢会,台面上的水果是摆样子的。散会后每人分了一个水果。本来打算带回家给儿子的先看到了你也就给你了”难道这就是大家说的傻吗???

 

我们往来的每一件事都可以作为最美好的记忆留存的。我们单位在被出卖了以后,三姐知道我下岗了。给她急的不行,坚持把在养老院节省下来的一千元钱接济给我。我和他说:“我的生活状况比起你想象的要好很多很多,我不缺钱”三姐认为但凡下岗的人就是最困难的人。拗不过她,至今我的抽屉里还放着那一千元钱。

 

她的过世没有让妈妈猜对。那天早上7点钟养老院开始打饭,7点20分送饭的服务员发现她坐在椅子上,口中还有没咽下的饭粒就已经咽气了。我们几个兄妹急急地赶到那里时,她是那么安详,就像睡熟了一样,在清理她的遗物时每一笔善后费用都留的清清楚楚。她没有在经济上连累任何人、没有在体力上精神上连累任何人、她没有给任何人添加一点点麻烦。我想:她到了妈妈那里会说:“妈妈,我没有给任何人增加负担。我来陪伴你来了!”也许她什么也不会说。仍然以一片热心对待他身边的一切。

 

我在家中是最小的,用东北话叫“老疙瘩”我的大哥和三姐已经回到妈妈那里去了,剩下的兄弟姐妹也没有什么可以纠结的。人老了这是必经之路,什么叫养老?怎样养老?在三姐这儿表现的那么干脆,三姐让那些忧心忡忡的老人们看到了又一条路。

 

在人生的起点妈妈给了我们生命,我们去完成应该完成的一切,等我们重新回到妈妈那里的时候,我们应该和他说:“这一辈子我自己活的无愧,并做了如下该做的事情       ”

 

我会永远的怀念你!我的姐姐。你永远会记得朝鲜战争,你永远会记得一个医务工作者的神圣,你永远会记得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轰轰烈烈,你会记得生活带给你的不平。你那娟秀的字体流露出你是一个非常认真对待生活和生命的人。

 

安息吧!三姐,也许时间会淡漠我们的怀念。到那时一切默默都会像你一样,静静的轰轰烈烈的平复的结束!

 我永远记得你家里的一个搪瓷缸子上面印着通红的大字“献给最可爱的人”

 

怀念三姐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