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 沈 阳

摄影 书法 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一天  

2016-01-01 14:56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手工磨了一片偏光镜,本来试镜应该是在晴天,想想看?如今,蓝蓝的天是多么的奢望!
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丁香湖公园已是车满为患、人满为患。本来这里是一席清静之地,看来,我也应该和小朋友到山沟里背泉水,那样,也许更快乐些。
一大堆雪被雕塑成这个样子。不难使我想起沈阳市的第一届灯节,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做“猴灯”我们到祖国有猴的地方去“采风”那个公款旅游真正叫棒!再后来,报销差旅费的时候,大领导吼道“再有这事,买些猴回来”
上图为裸镜拍摄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2015的最后四小时和2016的最早四小时我是没有睡觉的。
仔细分辨戴上偏光镜的图片和上图的区别。区别不大。一会我们拍一些近景看看。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这一大堆雪在南方人看来一定很稀奇,这个“悟空”没有雕完的时候,我和老伴猜一定是猴子拔萝卜。
 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去昆明旅游到小君家做客,去小君家是要门票的,因为他家住在公园里面 。明年,这里的百姓回家也许也要门票了。小平的家原来住在“刘老根大舞台”旁边,皇城根,一环的核心位子。他毅然决然的放弃了那里,太吵了!太乱了!年龄大了就喜欢清静。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 偏光镜的效果很明显,但是,雪质颜色变化太大!去年这里的“三阳开泰”的三只羊雕塑的十分精美,一阵南风剥去了羊皮,好可惜呀!没有留下片子。我觉得今年的猴实在是太难表现了,尖嘴猴腮倒是写实了却也难看了。老伴说:“这个悟空的嘴怎么像我的老公呀?”那几个凑婆娘要是贬低起我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。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拍雪,用不用偏光镜呢?和下图比较,角度稍微有一点变化,效果大不相同。我曾经和一位小朋友探讨拍雪,等到他看到了这两个片子一定会受启发的。(阳光的角度必须考虑)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小辉前天和我说准备选购6D,我问预算多少?他说大概六万。恐怕这辈子我也用不上6D了。就像乐乐的姥爷说我:“拿你那个破相机去拍照都白瞎那里的门票了!”我说他是“器材党”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偏光镜的效果极其明显。假如是晴天,后面的蓝色一定是最诱人的。
孙子打来电话说他写了一首诗。读的倒是很认真,我根本没有听清。接下来就是鼓励“你真棒!”
“小汽车呀,奔向前!一闪一闪的尾灯真好看。爸爸去上班,我去幼儿园。行车的时候,注意安全!”奶奶的!这也是诗吗?我告诉他这是儿歌!孙子说:“儿歌也是诗的一种题材”得了,我还溜达吧!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硕大的湖面上人们就是要集中起来滑冰。去年,我给孙子做了一个冰车。今年,我不敢带他来了。他一定是让我拉在前面拼命地跑。用他的话说:“即带孙子快乐了,你也锻炼了身体”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远处是自己做的冰车场地,那里是不收费的。那里孩子的爷爷或爸爸能够自己做冰车。玩的一定更尽兴!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我的那个时候根本就指望不了爸爸、爷爷。自己做的叫“单腿驴”滑冰的技巧和乐趣远比这时的要好。小时候胡同口都有公用自来水井,冬天为了防止冻坏大家都始终让它滴水,进而形成我们单腿驴的冰道。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孙子比较喜欢玩这个项目,彩色的轮胎拉到坡的上面再滑下来。夏日的这个坡上种满了郁金香什么的,婚纱摄影很上镜的。每每陪着老伴散步,人们说是“情调”其实,真是吃饱了撑的。过去,形容吃饱了撑的是没有事找事,现在是消化系统慢慢的老化了。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路的两边新疆的、内蒙的烤羊肉串。乌烟瘴气的好不热闹!大家玩累了那叫撸串。今天,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买了两个大串。
 
第一天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这个冰滑梯很高,屁股下面垫一个筐。小朋友们喊着、叫着好高兴啊!我的脑袋里面还是想着孙子的诗?
我又闪现出很久很久以前杂志上的一首诗,也许叫“顺口溜”(网上经常看到那些“顺口溜”诗人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写给儿童乐园的诗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滑        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左边一块滑板,右边一架木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马鞍型搭起了一个可笑的游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!一步一步很费力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!哧溜一下就到了最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试想,总是这样反反复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?
还有《木马》《跷跷板》等等,不知为什么?遥远过去的记忆是那么详实,铭心刻骨。方才的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。人老了!也要迷迷瞪瞪的快乐的过下去!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