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 沈 阳

摄影 书法 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晴川阁怀古  

2016-03-15 15:0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黑卡的试镜片子比起过去的确上了一个层次,要慢慢熟悉,慢慢地舍弃智能模式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
 铁门关;武汉的三大景观,黄鹤楼、晴川阁、琴台。表哥一一向我作了介绍。
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我们不去百度,我们就是要自己想,那才是乐趣!看看,古建筑的对称拍的多好啊!古人不单单是建筑格局,就连思想都是讲究对称,《易经》的对称充满了哲学思想,就连我们的五官也是如此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  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朗朗上口的古诗伴着我们去走走,隔江相望的名楼几经修缮可他还是名楼。黄鹤楼、滕王阁、岳阳楼 几经战乱重修,虽然有钢筋混凝土的痕迹可毕竟它留给我们好多怀念!难怪我老伴不喜欢浦东的那些高楼大厦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看看,现代人用电脑弄得牌匾是“轩柏禹”还是“禹柏轩”古为今用了!拍摄古建筑要么正面,要么侧面,因为古建筑讲究对称,斜拍一定不好看!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龟蛇锁大江,说的是龟山、蛇山吧?黑卡的效果很好,就是要注意画面不要倾斜!
 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。万里长江横渡,极目楚天舒。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,今日得宽余。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 风樯动,龟蛇静,起宏图。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,高峡出平湖。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毛伟人气势磅礴的诗句太厉害了!他写这首诗的时候长江大桥正在建设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我们看看那联“灵读走双龙夹岸直凝银汉落,仙踪杳孤鹤隔江但有白云来”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小学的课文里就有《武汉长江大桥》“两边都有桥头堡,好像哨兵在放哨”现在长江上有多少座大桥数也数不清。我还是欣赏“万里长江横渡,极目楚天舒”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“隔岸眺仙踪问楼头黄鹤天际白云可被大江留住,绕栏寻胜迹看树外烟波洲旁芳草都凭杰阁收来”
其实,晴川阁是很难拍摄的,好像只有远远地看去才能看到它巍峨的身姿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这种片子你要是蹲下来让两个石磊充斥画面的两边,中间露出长江大桥岂不更好!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这种大字乾隆年盛行,和瘦金体形成了完全不同的风格。这样的构图还是很耐看的。
晴川阁怀古 - 老沈阳 - 老 沈 阳
 电脑弄成的新魏体还是把我弄糊涂了“云风浪涛”还是“涛浪风云”我不喜欢风景点的题字用电脑制作,可是再一想总还比那位铺天盖地的题字好许多!
一定注意拍摄的时候画面要平,即便是对角线构图在视觉上也要有视平线。
感谢表哥和我到晴川阁进行了一次两地游,希望你努力学习,拍出更多的好片来!
 
 下面是表哥介绍的一段话:
  晴川阁不大,主体建筑是晴川阁,两个附属建筑铁门关,禹稷行宫(原称禹王庙,是纪念大禹的),铁门关、禹稷行宫比晴川阁建的早,禹稷行宫北宋时期就座在长江边的石头山---禹功矶上,为什么晴川阁又宣宾夺主了呢?官方的说法是明朝嘉靖年间汉阳郡守在修茸禹王庙时而倡建的,仅仅如此吗?我想汉阳郡的人看对岸的黄鹤楼名气大,也想一鸣惊人,就建了这个楼,都是登楼看长江吗,没必要,浪费人力物力财力。而且借用大诗人崔颢的名诗“晴川历历汉阳树”中的晴川二字,起名“晴川阁”,果然后人把它跻身于三大胜景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